香港《经济日报》:经济陷两难 宏调高空踩钢线

由于欧债危机仍将困扰全球一段时间,北京的宏观调控经济政策由过去数月的频密加压,已改为维稳,但防经济出现双底衰退之时,仍会主力防过热,对楼市、通胀及地方债务等问题仍会加以整治.欧债危机树欲静而风不息,上周五评级机构惠誉调低西班牙债务评级,反映欧洲债务问题仍需深切治疗,对环球金融市场及经济造成重压.

欧洲债务危机深重,欧盟步履维艰,即使远在东方的北京,亦面对外界认为应因应国际情势,缩减宏观调控力度的呼声,以减经济再滑落风险.惟对北京而言,宏调减力可能沦为前功尽废,较佳做法是先不乱阵脚,谋定後动.

市场有此猜测,并非无理,因欧债危机一方面令部分国际资金班师回朝,中国资金泛滥或可稍减,更重要的是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夥伴,占中国今年首四个月出口的20%,若欧盟经济陷困,中国出口势将再遭重击.然而,北京亦要考虑国内情况,就是经济已过热,资产市场尤其楼市已生泡沫,且尚未真正受控,此时若将宏调措施放宽,恐怕不但通胀走高,楼市更会再升,令遏抑泡沫前功尽废.相信正因如此,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周一坦言,宏调面对两难.宏调要统筹兼顾国际与国内两个大局,确是高难度.

面对现时局面,相信北京会暂缓对调控政策的收紧,即不会加强力度,例如存款准备金率的再次提高,将会延後.一刀切的加息,更尽量延迟至第三季才推行.对国际要求人民币升值,更会拖得就拖.惟不加强力度,不等于放松力度,为免尾大不掉,现行的宏调措施仍会继续,尤其遏抑楼市泡沫措施.除非外围形势转差,威胁中国经济平稳较快增长,那时北京才会放宽宏调,甚至推保温新措施.

北京面对宏调两难,匆匆放宽收紧力度或加强调控,都非上策,尤其现时外围环境谁都无法看透.静观外围变动,制定因应措施,才可减少折腾.

9月2日社评

对于未来经济形势,北京内部有认为对中国影响不大,亦有担心欧洲是中国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会拖累中国出现双底衰退.总理温家宝近年推行经济政策时,都力求内部先寻得共识,在现时出现分歧下,相信北京将放缓宏调步伐,争议性的措施如加息等势将押後,主调改为维稳.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昨日公布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止跌回升,市场解读为经济放缓减慢的好消息.但事实上中国经济放缓的基本因素没变,8月一向是PMI表现较佳月份,故反弹或受季节性因素影响,距4月55.7的高位仍远.更重要的是,中国忧虑外围阴霾密布,可能拖累PMI在第四季跌穿50.中国因此出现要求中央放宽调控的声音,但相信中国难作放松,因现在面临经济一半冷一半热的复杂局面.

在冷的方面,西方经济基调欠佳:美国双底衰退忧虑上升,联储局正打算再推量化宽松解困.欧洲受债务问题困扰,要紧缩开支,势拖慢经济复苏,此对中国的工业和出口造成压力,需中国施援手.

但在另一方面,中国通胀升温与楼价居高不下,却制约政府出招.中国7月通胀达3.3%,超越中国目标.受洪灾和农产品价格大涨影响,中国智囊估计通胀还未见顶,在这一、两个月可能攀升至4%,远高中国可容忍的3%.
楼市亦是另一隐忧.过去半年中国大力出招遏楼市,但并不收效,楼市更在8月呈现反弹,量价齐升.楼市又开始步入”金九银十”的传统旺季,发展商与中国角力转剧,中国需要的是加码调控,遏止资产泡沫.在通胀升温、楼市炽热压顶下,中央难放松宏调,尤其向市场释放更多资金的货币政策,因一旦放松,资金并非转向中央希望的工业、出口,而是涌入过热环节,吹大资产泡沫,加剧通胀风险及地方债务等问题.

今年宏调处境比去年复杂.因去年面对的是金融海啸危机,中国只要不惜一切,出尽全力保经济就可.今年要处理的虽不是危机性问题,却是更复杂的两难局面,中国犹如高空踩钢线,若稍一不慎,坐大资产泡沫或通胀,问题可能恶化,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一方面有针对性地力压楼价,并以行政手段遏抑农产品价格,调控通胀,另一方面则设法扶持过冷行业.这种做法只图纾缓问题,免致恶化,要待全球经济环境趋明朗,才能决定宏调新方向,是加紧还是放松,目前仍只能见步行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