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专栏》联合国对朝新制裁 给铅市带来意料之外之喜

图片 3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2015年9月30日,瑞士嘉能可总部前的企业标识。REUTERS/Arnd Wiegmann

2016年8月16日,俄罗斯,一处露天铅锌矿。REUTERS/Ilya Naymushin

资料图片:2016年8月,西伯利亚Novoangarsky铅锌矿提炼厂,一名工程师在检查设备。REUTERS/Ilya
Naymushin

撰稿 Andy Home;编译 许娜/高琦/侯雪苹/陈宗琦/刘秀红

撰稿 Andy Home

撰稿 Andy Home

伦敦8月30日 – 嘉能可宣布搁置50万吨锌矿产能已经过去了近一年时间。

伦敦9月8日 – 什么会突然终结锌市多头盛宴呢?

伦敦8月17日 –
铅成为朝鲜导弹危机的受益者,这是让人不可思议、压根就想不到的事。

当时锌市高度怀疑该公司能否切实履行诺言。

显然,嘉能可有可能重启去年末以来闲置的50万吨产能。

联合国对朝鲜的新一轮制裁中包括对其铅精矿的出口。中国已经签署美国所起草的这份新制裁决议,也将因此导致中国国内铅冶炼商失去一方越来越重要的原材料来源。

但它做到了,伦敦金属交易所锌价之后并未回落。三个月期锌目前在略高于每吨2,300美元处交投,2015年10月嘉能可宣布减产时仅报1,700美元。

锌市今年迄今一直表现亮眼是由于原材料市场趋紧,而且预期这会导致金属供应短缺,鉴于此,嘉能可恢复产能的时间将是打破看涨格局的关键之一。

制裁消息令牛市行情已不再的铅市又焕发新生。

的确,锌是今年最炙手可热的基本金属,投资经理纷纷出手抢购。

但嘉能可对此一直不露声色,这并不令人意外。

伦敦金属交易所三个月期铅周四早盘触及九个月高位每吨2,537美元。

是什么让嘉能可到底能够维持减产多长时间的问题变得比以往更加迫切?

持续困扰许多多头的另一个疑虑是,面对价格上涨,中国矿厂将提高产量,填补供应缺口。

这一涨势可能没有锌那么猛烈,锌价刚刚跳升至逾十年来最高水准。但是对铅来说,呆在其更耀眼“姊妹金属”锌的阴影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还是不要预测答案。

他们似乎已经开始增产,国际铅锌研究小组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锌产量增加6%。去年他们减产3%。

由于统计方面欠清晰,而且消息面零零星星,铅往往在伦敦市场受到定期惩罚,方式便是通过颇为流行的相对价值策略,充当锌的相对交易对象。

一些分析师试图在嘉能可上半年度电话会议上从执行长格拉森博格口中得到确定的信息,但除了其开场声明中以各种形式重申–当“我们认为供需状况证明有理由恢复产能时”,我们就将这么做–除此之外,没有人获得任何新的信息。

但在这句话中要强调下“似乎”一词,因为在谈论中国矿厂产量时,表象可能非常具有欺骗性。

但是最新对朝制裁消息将焦点拉回到中国铅市的现状上。中国铅市会因此吃紧吗?还是能获得足够多供应来填补朝鲜原材料缺失造成的缺口呢?

所以,这些供需指标现在看起来如何呢?

**中国锌产量如雾里看花**

中国自朝鲜的铅精矿进口情况:tmsnrt.rs/2fQ8Xxp

**看多讯号增加**

比如,如何解释中国矿石产量表明上在增加,但矿石加工费(包括国产和进口精矿石)下降这个问题?

**朝鲜对中国铅精矿出口**

毫无疑问,锌精矿市场正在趋于紧俏。

加工费是矿商支付给冶炼厂,将它们的原材料加工成精炼金属的费用。因此,加工费应该是衡量矿石供给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如果加工费下降,就意味着冶炼厂必须为原材料展开更为激烈的争夺。

中国去年从朝鲜进口10.8万吨铅精矿,进口量仅次于美国、俄罗斯和秘鲁,排名第四。

诚然,在嘉能可宣布减产以前,锌市场已经开始收紧了,这是由于一些早在预期之中的大型矿场关停,比如澳洲的Century矿山和爱尔兰的Lisheen矿山。

根据工银标准银行分析师Leon
Westgate的看法,这道难题的答案取决于国际铅锌研究小组如何计算中国矿山的产量。(“谎言、鬼话和中国锌矿数据”,2016年9月7日)

今年上半年来自朝鲜的进口量总计6.4万吨,使得朝鲜成为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供应国。

但嘉能可的减产决定,让全球锌矿供给减少约4%,对于当时仍处于酝酿变化的市场趋势而言,起到了强有力的催化加速作用。

自2013年以来,ILZSG并非计算中国锌矿的实际产量,而是计算“表观”产量–即一种基于中国精炼锌产量和进口锌精矿之差的计算方法。

应该强调的是,这些数据只是显示矿石进口毛重,并不是指进口的含铅量。从进口自朝鲜的隐含价值来看,似乎都是品级相对较低的矿石,也就是说含铅量较低。6月进口自朝鲜的平均隐含价格为每吨800美元,而从秘鲁进口的原材料平均隐含价格为每吨1,965美元。

今时今日,锌矿供应紧张的讯号正广泛出现。

不要因此指责ILZSG,因为即便是政府下属的统计机构也难以数清中国锌矿的产量。

但朝鲜在中国铅精矿进口总量中的占比正不断攀升,因为中国进口总量自2015年中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

根据国际铅锌研究小组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的全球锌矿产出下降了近7%。

理由很简单,该行业有很多小规模、私有所有并运营的矿山,它们不对任何人公布产量。

铅原料市场供应不断收紧是锌市多头题材的一个翻版,这么说有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即锌铅往往都开采自同一个矿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