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ELL专栏》炼油大战中国印度胜出 韩日新落败

图片 3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Clyde Russell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为2012年资料图片,显示武汉一家炼厂。REUTERS/Stringer/File Photo

资料图片:2012年3月,湖北武汉,一家炼厂的储油设施。REUTERS/Stringer

图为北京一处中石油加油站的加油机。REUTERS/Kim Kyung-Hoon

撰稿 Clyde Russell

澳洲朗塞斯顿1月25日 –
原油市场大部分观察人士的假设之一是,中国将继续充当全球需求增长引擎,从而给油价提供潜在支撑。

撰稿 Clyde Russell

澳洲朗塞斯顿8月29日 –
中国成品油出口激增压低了亚洲炼厂炼油利润率,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并不是说亚洲所有成品油出口国都承担着相同的痛苦。

这种假设有它的合理性。海关数据显示,中国这个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2017年原油日进口量为840万桶,较上年增加10.1%。

澳洲朗塞斯顿12月9日 –
中国今年原油进口的成长,很容易让人认为主要是拜战略石油储备增加所赐,但这种想法忽略了成品油出口的重要性正在日益升高。

鉴于很多亚洲国家的具体官方成品油进出口数据缺乏,几乎不可能准确说出谁可能是赢家,谁是输家。

中国2017年原油日进口量的80万桶增量,大约占到全球需求增长总量的一半。

增加石油储备对原油市场而言至关重要,收入储备的每一桶油最终都会对需求带来利好,因为只要离开了市场,这桶原油实际上等于已经被消费。

但中国提供了成品油出口目的地具体数据,亚洲最大成品油进口国澳洲也提供了按国家分类的进口细分数据。

但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中国原油进口正趋向于零和游戏,因为相当一部分的原油进口增长,又被以成品油的方式出口。

但是,在中国精炼并以燃料形式出口的每一桶油,就等于其他地方有一桶油乏人问津,因中国油品与印度、新加坡和中东等其他炼油中心生产的燃料形成相互竞争替代的关系。

亚洲炼油厂的总体情况是,由于中国大量出口柴油和汽油,利润率似乎已出现结构性下滑。

零和游戏是指一方收益被另一方的损失所抵消。

中国11月原油日进口量为665万桶,今年前11个月日均进口量661万桶,较上年同期增长8.7%。

中国7月柴油日出口量为37万桶,比去年同期高出181.8%,年内迄今出口增幅达到令人惊讶的223%。

尽管中国并不是将所有额外进口的原油转为炼制品出口,但却正在增加海外油品销售,因此那些遭到中国成功抢走市占的炼油商,其原油需求就可能被中国额外进口所取代。

但中国11月成品油出口量达到创纪录的410万吨,有史以来首次突破400万吨大关。

中国汽油出口量也大幅上升,今年前七个月较上年同期增幅为84.3%。

中国石油集团在本月稍早发布的年度展望中称,2018年中国的进口量将达4.52亿吨,相当于900万桶/日,较去年增加7.7%。

根据BP的每吨出8桶油品的换算因数,中国11月油品出口量约为每日109万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