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正)《HOME专栏》中国镍进口数据折射出供应链的变化

虽然毫无疑问的是,当前菲律宾产出受扰导致镍矿石市场吃紧,但是印尼提高镍铁出口的程度可能超过满足整体镍市场所需。

不过有观点认为,在定价方面,已经找到生产商的痛点;这似乎为那些在镍价5月跌至低位时入市的基金提供了合理性。

2014年1月资料图,印尼苏拉威西岛Sorowako附近的镍矿。REUTERS/Yusuf Ahmad

印尼镍生产商PT
Antam在其网站称,该公司从70至80吨镍矿石所含的镍铁中可提炼出大约1吨的镍。

据印尼冶炼协会(Indonesian Smelting
Association),截止6月中旬,当LME期镍跌至年内低位8,680美元时,印尼25座加工厂中有大约一半都已停产。

**矿石政治**

情况确实如此。印尼以前是中国最大的镍矿供应国。现在印尼船货仍然不可获得,部分因为该国禁止出口某些未经加工的矿物,比如镍和铝土矿。

伦敦金属交易所三个月期镍7月10日时还在每吨8,900美元下方交投。今早已然攀抵五个月高位10,445美元。

尤其是新喀里多尼亚,已成为中国一个新的矿石供应地。

菲律宾矿业协会称这些做法是“毁灭行动”,但Lopez似乎并没有退却,称如果对环境有不利影响,还将关闭更多的矿场。

**推动涨势新题材**

政治风暴仍在菲律宾本土上演,但1月的低进口数据或许是预示未来事态发展的首个清晰迹象。

毫无疑问,镍是今年大宗商品中表现最好的品种之一。截至周三收盘,指标伦敦期镍自去年末以来已累计上涨13.3%。

菲律宾前环境及自然资源部部长洛佩斯(Regina
Lopez)在短暂任期的大举扫荡,至今仍对菲律宾镍矿行业留下创伤,而菲律宾当局在镍矿政策上反反覆覆,为镍市行情帮了一把。

嘉能可最后在2015年将Falcondo卖给American
Nickel,而从中国贸易数据可以推断,年产能3万吨的Falcondo已经恢复一些生产。

这是很重大的变化,菲律宾是中国最大的镍矿供应国,1-7月几乎占到96%。

如果印尼有一半的新冶炼厂是在9,000美元左右或以下的价格水准关闭产能,那么他们要在何种价位才会恢复生产呢?尤其是那些希望得到豁免可以向中国直接出口矿石的矿商们。

镍供应面还有许多变数,但目前不论从任何形式来看,至少中国并不缺镍。

至少有八座菲律宾镍矿今年被关闭,这减少了该国大约10%的产能。

(本文作者为专栏作家,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而且中国1月精炼镍净进口11,892吨,为2015年4月以来最低。

镍铁进口激增具有重大意义,表明中国获得镍的方式正在改变。

她在5月初突然去职令镍价挫跌至9,000美元下方低位,因市场担心采矿作业很快又会恢复如常。

(更正:因译文有误,内文倒数第四段应更正为精炼“镍”,非精炼“锌”)

这波涨势中的大部分又是在过去三个月取得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和其执行强硬路线的环境部长Regina
Lopez大力打击当地矿业的环境破坏行为。

镍价去年11月飙上12,000美元高位的表现,洛佩斯是背后的最大推动因素。

1月来自多明尼加的镍铁进口量为780吨。

这意味着,如果来自菲律宾的供应持续下降,中国含镍生铁生产商将很难找到替代来源。

如果你觉得这个局面似曾相识,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镍市确实又再度被印尼和菲律宾这两个亚洲国家之间的交错命运紧紧牵动。

印尼今年宣布将部分放松针对镍矿石出口的禁令,给镍供应面带来影响,尽管禁令松绑有一系列复杂的附加条件。

这略低于今年前七个月菲律宾对中国出口镍矿石的降幅,这显示中国的镍进口量并未减少,而是改变进口型态,特别是把精炼镍进口增加71.2%也考虑进来的话。

由此可以推断,部份基金经理虽然仍在退出市场,但其他人已被低廉的镍价所吸引。

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菲律宾的镍矿石供应大幅下降,中国1月整体镍矿石进口仍上升了4%。

印尼2014年初的矿石出口禁令,导致伦敦镍价从1月开始大涨,到当年的5月13日高点每吨21,625美元涨幅达50%。

镍矿石出口至中国的速度也在减慢。中国1-6月自菲律宾的进口量下降6%。

菲律宾进入并填补了印尼供应不足的缺口,并从此成为了中国最主要的镍矿石供应者。

年内至今从印尼进口的镍铁也激增逾四倍,达到390,706吨,在中国镍铁进口总量中印尼占到70%的比重。

根据国际镍业研究组织的数据,今年经过一系列政策调整,得到的净后果是,两个国家在今年前几个月里生产了22.3万吨镍,高于上年同期的18.4万吨。

但未来数月,中国镍进口图景的这块特殊拼图将备受关注,市场要设法估算菲律宾供应减少和印尼供应增加的综合影响。

编译 王洋/张涛/侯雪苹/张明钧; 审校 艾茂林/郑茵/张若琪/刘秀红

事实上,被中国海关归类为印尼“镍铁”的金属进口量在5月突破10万吨关口,并在6月维持在这一水准。

切不可低估中国应对政治冲击供应的弹性。中国经受住了印尼出口禁令的影响,同时看来也准备好应付菲律宾关闭矿场的冲击。

**印尼调整镍出口政策**

中国进口的镍原料,包括矿石和镍精矿,在今年上半年增幅达到4%,这没有把另外来自印尼的镍铁算在内。

在中国1月贸易统计中,还有一个数据值得让镍市多头细细咀嚼。

印尼的镍矿石出口在2014年初戛然而止,此前该国颁布了矿石出口禁令,这是为确保对国内下游加工厂的投资而采取的部分举措。

“不用急。”他7月31日对记者表示。“我们得审阅大量文件。我必须把企业提供给我们的证据全都看过。”

**中国韧性**

当然,菲律宾镍矿出口减少似乎在中国进口数据上得到了反映。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镍矿进口国。镍主要用于生产不锈钢和电子产品。

菲律宾供应虽减少,但其效应却被印尼恢复了部分镍矿石出口所抵销。

中国从菲律宾进口镍矿石图表:tmsnrt.rs/2lza8Su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