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金融机构成违规处置不良资产重灾区

图片 2

农村金融机构成违规处置不良资产重灾区:有的一把手直接参与

严字当头,监管对于银行业市场的乱象予以重拳出击。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4
月以来,针对银行掩盖真实资产质量或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银保监会网站已披露
7 份行政处罚信息,合计处以罚款 207 万元。

作者 李铮

逐年上升的银行不良贷款规模,一方面考验着银行的核销处置能力,一方面则对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实际上,除了对掩盖不良资产等乱象深化整治以外,监管也鼓励银行机构通过合理方式加大处置不良资产的力度。

图片 1

在银监会1月13日发布的2018年将整治的22条银行业乱象中,违规掩盖或处置不良资产位列其中。

图片 2

资料图片:2016年3月,北京,一家商业银行柜台上的人民币纸币。REUTERS/Kim
Kyung-Hoon

银监会数据显示,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从2014年开始迅速上升,从2014年一季度末至2017年三季度末,不良贷款余额从6461亿元升至16704亿元,增幅达到158.5%;不良贷款率从1%升至1.74%,但与2016年相比,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下降。

七张罚单合计处罚 207 万元

上海6月8日 –
“对公贷款的旧资产包卖了快两月了,规模不到十亿,争取在这个月底前卖掉,还在私下到处找人营销,急卖可是没人要呀,无非是价格认知上有分歧。”中国一股份行资产保全部人士对称。

一般而言,银行的不良资产主要指不良贷款资产。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在处置不良贷款时要消耗大量的拨备,而计提的减值准备又是净利润前的一个必要扣减项,不良贷款长期得不到处置则直接影响银行业绩。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4
月以来,针对银行掩盖真实资产质量或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银保监会网站已披露
7
份行政处罚信息,被处罚当事人包括天津农商行、盛京银行天津分行、工商银行贵阳分行这三家单位,同时,息烽包商黔隆村镇银行的相关责任人也因此领罚。

尽管债转股和AMC政策松绑等一系列支持银行加速消化问题资产的措施频落地,但对于绝大多数银行而言,不良资产仍是横亘在眼前的一道难题,尤其在今年强监管的环境下处置更是困难重重,资产质量好转的曙光也依然微弱。

据澎湃新闻统计,2017年以来,银监会披露的罚单中,违规处置不良资产的机构虽涉及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以及一些专门处置不良资产的资产管理公司,但违规乱象更集中于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中。

具体来看,4 月 12 日,天津银保监局披露的行政处罚信息中,天津农商行因 ”
掩盖真实资产质量 “、” 流动资金贷款贷后管理不到位 ” 而被合计处罚 80
万元。盛京银行天津分行因 ” 掩盖不良资产 ” 被处以 50
万元罚款,同时,该行对此问题负有直接责任的员工也因此被罚 5 万元。

银行急于剥离不良资产无外乎两个因素:其一,季末时点考核压力,包括MPA中不良贷款率监管和内部绩效考核等;其二,监管检查力度加大,政策上出表也越来越难,加之广义信贷规模严控下需腾挪信贷规模以投新项目。

从处置能力上看,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往往通过诉讼、拍卖、打折转让、打包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而农村金融机构的处置能力普遍不及前者。相较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农村金融机构普遍存在内控体系不完善、从业人员素质不高、监管不力等问题。作为农村金融机构,“三农”客户的弱质性也决定了其自身也存在业务风险较大、收益回报具有不确定性等先天的短板。

时间再往前一些,4 月 8 日,贵州银保监局一连披露的 4
份行政处罚信息则均涉及掩盖资产质量真实性等违法违规行为。其中,工商银行贵阳分行因
” 审查审批不合规、掩盖资产质量真实性 ” 被处以罚款 50 万元。

一位国有大行浙江省分行对公部总经理向表示,规模特别紧张,尤其到季末因MPA管理,银行资产流转动力比较强,但就不良资产以监管不认可的方式出表来说,部分质量很差的包对手方并不愿意要;而假定以两折转出,那就是真正的亏损,需要实打实的利润去消耗。

在剥离不良资产时,部分银行的处理手段较为粗放,也存在借机转嫁经营性损失等问题。就违规方式而言,各级银监部门披露的罚单显示,主要有以第三方贷款优惠利率补贴方式处置问题资产、将贷款上浮利息入账购买本行不良资产、借道同业转让不良、在不良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过程中承担隐性回购义务、发放贷款归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掩盖不良等,与银监会最新发布的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内容基本吻合。此次银监会列出的违规掩盖或处置不良资产的乱象包括:资产质量分类严重失真,或人为调整分类掩盖不良;违规通过重组贷款、虚假盘活、过桥贷款、以贷收贷、签订抽屉协议或回购协议等掩盖资产质量;通过各类资管计划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利用空壳公司或设立其他平台与关联账户融资承接不良贷款;将正常和关注类贷款与不良资产一起打包处置,或附带回购协议打包处置不良资产等。

另外,息烽包商黔隆村镇银行的三名责任人因对该行 ”
违法违规发放贷款掩盖不良行为 ” 分别应负 ” 管理失职责任 “、” 管理不力责任
“、” 最终领导责任 ” 而被分别处以罚款 7 万元、5 万元、10
万元。其中,一名责任人被取消两年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还有一名责任人被取消三年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

“盈利能力也是很弱的,去杠杆后创新业务不好做,现在就说整个盈利新增长点,在哪里还不知道。现在的不良资产处置,很大一部分可以说在徘徊,出于合规压力求赶紧处置,又想通过盈利时间换空间,两者之间做很痛苦选择。”他称。

澎湃新闻统计发现,一些农村金融机构的一主管机构或者“一把手”直接参与了违规处置不良资产的决策,甚至还出现了“塌方式”违规。比如,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直接决策、决定,组织实施并授意辖内15家农合机构通过保险理赔置换不良贷款;杨佳鑫任贵州仁怀茅台农村商业银行董事长期间,参与该行虚假出表不良信贷资产的决策,并在该过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湖南邵阳农村商业银行因隐瞒案件不报、人为掩盖不良贷款以及提供虚假报表连收8张罚单,该银行董事长、行长、监事长、营业部主任以及多家支行行长一齐被罚。

掩盖不良的问题并非个例,审计署近期发布的《2018
年第四季度跟踪审计发现的主要问题》显示,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方面,河北省、河南省、山东省部分金融机构存在掩盖不良资产的问题。2016
年至 2018 年,河北银行、河南中牟农商行、山东滕州农商行等 23
家金融机构通过以贷收贷、不洁净转让不良资产、违反五级分类规定等方式掩盖不良资产,涉及金额
72.02 亿元。

亦有股份行华北分行公司金融部人士表示,“很难,什么打包?怎么打包?卖给谁?卖多少?都挺麻烦的。”

一些资产管理公司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违规情况。2017年4月10日,银监会官网挂出25张罚单,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信达,1359.HK)独占13张。银监会披露的该公司的违规事由有6项,分别是违规收购个人贷款、收购金融机构非不良资产、收购不良资产未按规定通知债务人、为同业投资行为违规提供隐性担保、管理不尽职导致风险发生、收购虚构债权。在25张罚单中,还包括信达资产的交易对手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交通银行(601328.SH,03328.HK)等金融机构。处罚决定显示,这些机构的违规事由主要是“批量转让个人贷款”和“违规转让非不良贷款”,处罚金额为20万到70万元不等。除此之外,中国长城资产、中国华融资产也因在资产收购业务中违规约定保底清收、收购虚构不良债权等收到监管处罚。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罗荣华此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国际市场持续低迷,同时国内需求增速放缓,我国传统制造业、资源性等行业供过于求矛盾凸显,产能过剩行业企业还款能力下降,使得银行业风险不断积聚,商业银行资产质量面临一定压力。”

她并谈到,总行亦要求部分不良资产尽量6月底前卖出去,腾挪规模;储备的项目进行投放,才有存款和利润,完成半年指标,“如果不良资产能卖出去,腾挪的规模我们储备的一个项目就能投出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