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开放加速,外资参与中国市场前景全解析

近日,根据央行网站消息,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决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在深入研究评估的基础上,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推出以下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

开放时点前移、准入限制再度放宽,一大波金融对外开放新政来了。

其中包括:允许外资机构在华开展信用评级业务时,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允许外资机构获得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等等。

7月20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宣布11项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一行两会随后就各相关举措进行解答。从内容看,开放举措包括人身险以及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取消时间从2021年提前至2020年;涉及银行、保险、券商、债市等多领域,力度大、范围广。

事实上,上述措施多为早前各类金融开放措施的延伸,且明显较前加速。第一财经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相关评级机构、外资银行、外资券商、外资基金等人士,他们均表示中国市场的规模和潜在收益是主要的吸引力,并将加速开拓中国境内市场、布局互联互通业务等。

“之前也一直在讨论放开外资股比限制的事情,这次提前了一年,对外开放的力度和政策方面,体现出更大信心、更有诚意。”华南某券商非银分析师对记者表示。

外资首份评级报告出炉 中外竞争格局初形成

多领域外资股比限制提前一年松绑

在推动信用评级对外开放方面,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信用评级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基础性制度安排,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进程不断加快,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开展评级业务,有利于满足国际投资者的多样化需求,也有利于促进中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改善。

11项开放举措中,涉及资本市场的举措包括“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点提前到2020年”。

今年初,标普全球评级正式获准在中国境内债市运营信用评级机构。时隔逾5个月,标普信评的首单评级报告出炉。7月11日,标普信评评定工银租赁主体信用等级为AAA,展望稳定。标普信评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工银租赁个体信用状况基础上调升4个子级获得AAA的主体信用等级,以体现该公司对于工行的极高重要性和工行的极高信用质量。标普信评专门为中国境内市场设定了一套评级标准。

2018年,中国宣布将这三类机构的外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目前,外资股比放宽至51%的政策已落地。证监会已核准设立4家外资控股的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3家外资控股券商分别是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

“人员招聘都基本完成,成立后的几个月主要是在做一些筹备工作,
比如评级方法论、建模等等。”标普评级的一位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后续的正式项目也会持续进行,包括资产证券化的评级会陆续展开。

与此同时,方正证券今年4月中旬公告称,瑞士信贷银行将通过增资的方式,将其在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由33.3%增加至51%。市场有观点认为,瑞信方正有望成为第四家外资控股合资券商。

在近期举行的由中央结算公司举办的2019年债券年会期间,中央结算公司总经理陈刚明就提及,“从规模上看,我国公司信用类债券位居全球第二,但是从发行结构看,中低信用评级债券发行占比少,面临事件冲击时发行较为困难。”他称,在引入外资评级机构的同时,也要大力发展高收益债券,让债券市场惠及更多中小企业,以产品创新带动债券发行主体扩大。

外资控股基金的进程也在加速。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显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于7月1日正式挂牌转让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股权。如果摩根资产管理受让该股份并获批,上投摩根将成为首家外资控股基金公司。

目前,中国银行间市场的主要评级机构包括:中诚信国际、联合资信、新世纪、东方金诚、大公、标准普尔、中债资信、中证鹏元、远东;交易所市场的主要评级机构则包括中证鹏元、中诚信证券、联合评级、远东。在债券年会期间,东方金诚评级总监刚猛表示,目前中国境内评级方面的问包括,投资级违约率偏高(AAA、AA+及AA级违约偏多)
,信用级别区分度较低,级别调整不够合理,个别违约债券违约前还在上调级别,且城投公司、金融机构级别上调迁移较多,工商企业级别调整顺周期性较强,等等。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外资股比限制提前放开意味着国内券商面临更多竞争者,市场更加多元化,分化加剧,另一方面,券商格局也将更加国际化。

刚猛称,评级质量存在差距的内因主要在于,跟踪评级滞后、评级调整前瞻性不足、信息获取和分析不足、评级模型使用不严谨等等,目前中国证监会与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已建立评级机构监管的部际协调机制,促评级机构持续提高评级质量。

不过,也有券商非银人士认为,引入外资券商短期带来的冲击有限,外资投行擅长的衍生品业务领域不存在市场份额互相积压的情况。同时,从政策扶持角度,国内龙头券商有望享受政策红利。

随着中国债市开放进程加速,外资对于人民币债券(利率债、信用债、ABS等)更有兴趣。不难想象,对外资买方而言,外资评级机构的评级或更能被接受。此外,过去几年来,不乏业内人士呼吁加速推行和普及“双评级制度”。从理论上讲,这可以通过评级结果的相互校验对评级机构形成一定的约束,缓解评级虚高的现象。有观点认为,未来采取中资评级机构结合外资评级机构的“双评级模式”也可能是一种趋势。

外资股比限制提前一年松绑的,还有人身险:人身险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由原定2021年提前到2020年。

外资布局中国债市 中介机构牌照日趋齐全

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2019年7月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9年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发表特别致辞时表示,将原来规定2021年取消外资寿险股比限制提前至2020年。

近两年来,海外投资者加速布局中国债市。今年7月3日,“债券通”正式开通两周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共有108家境外机构投资者通过债券通渠道入市,交易量达1586亿元,较上个月环比增长35.67%;5月境外投资者净买入522.4
亿元人民币,5月的月度、日均、单日交易量均创债券通上线以来新高。

银保监会表示,取消外资寿险公司股比限制,有利于吸引更多优质外资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引入更加先进的经营理念和更加多元化的寿险产品,增强寿险市场活力,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的服务。

在外资投资中国债市的同时,中介机构的作用不容忽视,外资中介机构近年来在托管、承销、报价等方面所获得的资质、牌照也愈发齐全。目前,已有6家外资银行取得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B类主承销和承销业务资格。

保险业开放分量最重

此次,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通过市场评价取得A类主承销业务资格,业务范围从境外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扩展至债务融资工具全部品种。据记者了解,A类主承销商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业务,B类主承销商可在限定范围内开展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业务。

保险业对外开放是此次的重头戏。除了上述缩短人身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的过渡期至2020年之外,还包括3项举措:取消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25%;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设立、参股养老金管理公司。

此外,目前境外投资者可以通过QFII/RQFII、直接入市、债券通等多条渠道入市投资,不过,瑞银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监孙祺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同渠道相互分割也给同一境外投资主体在市场准入、债券过户、资金划转等方面造成不便,而监管层也为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提升投资效率,着手整合不同开放渠道政策要求,打通债券和资金账户。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随着外资持股人身险公司比例放开,外资进入寿险业的组织形式将更加灵活,大大增强了外资寿险公司经营的灵活性与自由度,这将有助于提高其拓展中国保险市场的积极性。

例如,人民银行在充分听取结算代理人、托管人和境外机构投资者意见的基础上,会同外汇管理局起草了《关于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有关问题的通知》,并于2019年5月通过人民银行官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拟于近期发布实施。

从目前来看,外资保险公司的市场份额仍然较为有限。2018年,外资保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2354.34亿元,市场份额6.19%,同比上升0.34个百分点。其中,外资人身险公司2126.54亿元,市场份额8.10%。虽然市场份额较为有限,但外资保险却对中国寿险市场青睐有加。

Leave a Comment.